O型泡泡

前言—太微的梦5

允许我继续沉迷于何中华老师的颜值下,坚决不出坑,誓死到坑底。






太微最近比较忙,所以一直没抽空去花界。好不容易休息了,来到花界,就看到洛霖和梓芬,一个弹琴,一个舞花枝,情意绵绵,气氛极其融洽,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。太微知道二人没什么,可依然不满。作为一条黄金龙,虽然外表儒雅,但骨子里是极度的强势与霸道。他的女人,是要全心全意只能想着他,爱着他的。


梓芬看到了站在一边的太微,开心的跑了过去:“你来了。”洛霖也停了手中的琴,走过来,有些不满的说:“太微,你很久没来了,就是政事再重要,也不能不顾梓芬啊。”梓芬:“师兄,太微不是有意的。”太微压了压心里的不悦:“我知道,所以今天特地来带梓芬去人界,他们新出的一场折子戏,听说很不错。”梓芬一听,立马心动了。


太微带着梓芬来到人界,在戏堂里,梓芬专注的看折子戏。


可太微则陷在了沉思中,上一世,这一世,记忆不断的在脑海里交替穿梭。有些上一世自以为正确的,反而在这一世发现了真相。


整日里只是一些自娱玩耍和风花雪月,深居简出,不问世事,无忧无虑,的确适合梓芬她们三个。但这决不是太微的风格,身为一条黄金龙,他骨子里的傲气不输任何人,雄鹰尚要展翅高飞,更何况自己这条龙呢。在上一世,梓芬就不喜政事,一心一意的希望和自己游历天下。


由于这一世,太微不打算夺位,所以对于花界和洛霖这个水神也没有了原来的讨好,而是以平常心对待。正因为如此,太微才发现,原来曾经的自己一叶障目,在梓芬心里,洛霖占了极其重要的位置。每次,太微与洛霖的争论,梓芬都是站在洛霖一边。而事实上,的确,他们的观念想法才是一致的,自己一直都是在迎合他们罢了。


在这个爱情中,他压制了自己的本性,放弃了自己的理念,太微已不再是太微。他感到有点累了,可放弃吗?太微被自己的这个念头惊到了,怎么可以,自己整整愧疚后悔了一世,若放弃,那自己所做的一切又算什么!太微只能强行逼迫自己不去想。


看完折子戏,二人漫步在古街上,享受悠闲的午后时光,不得不说,人界的一些小玩意是真的不错。突然他看到其中一个摊位上放着各式各样的走马灯,随着灯内空气的流通,六张灯面就会旋转,十分新奇。太微下意识想到了荼姚,她应该会喜欢的吧。脚步就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,看着各种造型,太微考虑了一下,选了一个最为精致华丽的,这样方能显出荼姚的尊贵。买下后,太微便悄悄藏了起来。与梓芬逛的差不多了,就将她送回花界,自己则回自己的宫殿。


太微望着桌上的走马灯,六个空着的灯面应该画点什么呢?他不断回想这一世荼姚的种种,感觉每一个样子都很好看。思索了半天,想起之前在翼渺洲的时候,看到荼姚的舞姿,如飞天凤凰般夺目。就它了,太微提笔,在灯面上作画。本就画功精湛的太微,在融合了自己的惊艳,欣赏和情感后,画出的荼姚惟妙惟肖,太微很是满意,拿着走马灯就去了翼渺洲。


到了翼渺洲后,在后山找到了正在修炼的荼姚,太微没有打扰,而是站在一旁默默的等候。可能是进度不太理想,看着她睁开眼,嘟嘟囔囔的有些不高兴。太微上去:“荼姚。”荼姚转头一看:“太微,你怎么来了?”太微不知为什么,在心里突然滑过一句:如果是大哥,你就不会这么问了。他幻化出了精美的走马灯:“路上正好看到,觉得挺新奇的,就给你带了一个。”


虽然身为神仙,有着各种法宝,远比这个要来的更好用。但正是走马灯的古朴笨拙,荼姚被吸引了,尤其那一幅幅自己的画面,每一张都精妙绝伦,如同活生生的自己。荼姚满心欢喜的看着太微:“这是你画的?”太微点点头,荼姚:“画的可真好。”太微:“不如你再看看他转动起来的样子吧。”说完就施法点亮灯芯,再打开了灯顶上的小盖,走马灯便自己一格格的转动起来。荼姚开心极了,看着画中的自己翩翩起舞。太微:“喜欢吗?”荼姚连忙点头,爱不释手的把玩着。眼中的欢喜让太微也心情愉悦。


夜晚,太微在思索,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荼姚,给她买礼物?为什么会随着她的高兴而高兴,完全不可控?太微有些明白自己的心意了,可他不敢认,更不敢再深入想下去了,他在害怕!


另一方面,荼姚坐在床边,继续欣赏走马灯上的画,缓慢的拨动着。忍不住感叹太微的画技,更是感到他的用心,若非深刻了解自己,又怎能画出如此神韵,有那么一丝丝的甜蜜涌上心头。




(PS:太微与花神的分手,倒计时1,鼓掌👏🏻!撒花!)

前言—太微的梦4

帝后CP文


此文我献给何中华老师,周海媚老师和所有喜欢这一对,志同道合的朋友。




虽然天魔大战已经结束,可后续政务还有不少。这几日太微也忙着处理各族的纠纷矛盾,忙的不可开交。


这不,太微刚刚处理完狐族的事务,正要回九重天禀报父帝情况。远远的就看到荼姚和一个男子。太微心思一动,小心的靠近他们。原来是这个男子正在向荼姚示爱。太微仔细一下,貌似是最近新晋的掌礼乐的小神。长的不错,也算英俊,父神也是很受自家父帝重用的老臣,家世也算渊远。本身也有一定的能力,可以算是现在天界里的一个青年才俊。只见他拿着一份礼物,深情款款的看着荼姚:“公主殿下,这是小神精心为你准备的礼物,是一盏白玉琉璃灯,玉色温润,晶莹剔透,精致又华丽。方配得上殿下的花容月貌,身份高贵。”荼姚凤眼瞟了一下他手中的礼物,高傲的看着他:“还请这位上仙收回去吧,本公主不需要。”说完,荼姚转身欲要离开。可那小神岂会轻易放手,连忙拦住荼姚:“公主殿下,荼姚殿下,小神是真心的心悦于你!”荼姚大怒:“放肆,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呼唤本公主的名讳,让开!”可那小神依然不放手,死死的挡住荼姚,一脸深情的看着荼姚:“殿下,自从当年在九重天的宴会上初见殿下,殿下高贵典雅,娇俏明媚的风采让天地都失去了光彩,也从此深深刻在了我的心里,让我茶饭不思,日日夜夜的思念着殿下。我对殿下的真心,苍天可鉴,日月为证,我如有半句假话,愿受九天玄雷之刑。殿下,还请殿下给我一个能追求你的机会。”说完就摆了一副能为荼姚上碧落下黄泉的姿态,以表用情至深。可荼姚听完后是半分都没有感动,只有厌烦。荼姚面色不佳的说:“本公主再说一遍,让开。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那个小神也是个犟脾气,就是死活不让,非要荼姚明白他的心意。荼姚不耐烦了,直接出手。话说荼姚虽然功力在他之上,但差不了很多,所以即便频频出手,也依然被纠缠着,荼姚心里真是烦透了。太微眼见那个小神如此厚脸皮的缠着荼姚,他心里也很不悦。便从暗处走出,挡在荼姚面前,击退了那个小神。小神很不服气的说:“即便你贵为天界二殿下,也没有理由阻挡我追求荼姚殿下。”荼姚看着太微高大的背影,又听到那个小神的话,眼珠转了转,突然计上心头,上前一步站在太微的身边,高傲又不屑的对那个小神说:“好,本公主给你一个机会。只要你能打赢太微,我就考虑考虑。”说完转头看向太微,眼里满满的调皮。太微表情无奈,但看着这样的荼姚,别说拒绝,他现在只有个想法:都依你。荼姚既然都开口了,身负重任的太微开始认真了,结果自然可喜可贺,那个小神都在太微手上没过几招,灰溜溜的想要逃走。荼姚连忙叫住他:“等等。”那小神一脸惊喜的看着荼姚,只见她指了指地上的礼物:“记得带走哦~~”小神的脸色更加灰败,落荒而逃了。荼姚瞬间觉得心情舒畅,气都顺了。朝太微得意的笑笑后:“这次多亏有你,不然真是烦死了。”太微认真的说:“追求者这么多,更证明了你的好。”荼姚看着太微温柔的表情,听着他毫不掩饰对自己的赞美,感到脸颊发烫,有点不好意思再看他。过了一会才问:“对了,你怎么在这啊?”太微:“刚处理完政务,打算回九重天跟父帝禀报。”荼姚:“哦,那你快去吧,别影响你的事情。”太微:“没事,左右也不是什么大事,略微晚一点也无妨。我还是先送你回翼渺洲吧。”荼姚摆摆手:“没事的,我自己可以回去。”太微突然坏笑了一下:“万一,又来一个什么小神呢?”荼姚想了想,也是,二人便有说有笑的回翼渺洲了。


太微将荼姚送回去后,就转身离开了。荼姚一个人坐在花园中,她突然想起,当初太微送自己百花露的时候,自己答应过要给太微回礼的,可自己竟然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。荼姚决定要回礼给太微,可她又苦恼了,送什么呢?他是天界二殿下,也不差什么好东西。而且太微帮了自己这么多忙,必须要送个好的。


以前每次过节祝寿等,即便要送礼的也是由专人准备好的,不需要她想。这次,是要送一个男子礼物,没什么经验的荼姚纠结了一个下午。


廉晁来找荼姚时,看到的就是她皱着一张小脸,双手托着下巴坐在石桌前,发呆。廉晁叫了几声都没回应,无奈,走到荼姚面前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。荼姚回过神,茫然的看着他,廉晁随意的坐在旁边:“想什么呢,这么专注。”荼姚看着廉晁,灵光乍现,急忙问他:“廉晁,如果有人要送你礼物,你希望是什么?”廉晁一听,心里简直喜的冒泡,荼姚要送我礼物!一脸欣喜的说:“只要是你送的,我都喜欢。”荼姚:“别嬉皮笑脸的,说正事呢。”廉晁看荼姚一脸认真严肃,更是高兴的没边了,努力的维持着表情,认真的想了想,回答到:“玉佩?”荼姚摇头,这种太寻常了。“书籍?”荼姚还是摇头,省经阁已包罗天下书籍,要再找一孤本难。“剑?”荼姚仍然摇头,太微手上已有天帝所赐的赤霄剑。等等,荼姚眼前一亮,剑不行,但法器可以。太微又跟自己同属火系,这个最适合不过了。荼姚找到了答案:“廉晁,谢了。”便兴奋的跑掉了。廉晁看着她的背影,心中万分期待这个礼物。


荼姚从鸟族的宝库翻出了五光玄玉,这种火系至宝也只有凤凰才有。锻造成什么呢?荼姚又把太微从头到脚想了一遍,嗯,就戒指吧。


月余后,荼姚拿着完工的礼物去找太微。所以当太微刚踏出紫微宫,就看到早已等待的荼姚。太微诧异的问:“荼姚?你怎么在这?”荼姚:“当然是来找你的。”二人到了一处僻静处后,荼姚就拿出了自己的礼物给太微,太微震惊的问:“给我的?”荼姚:“当然,之前你送我百花露的时候我不是说过要回礼的嘛~~”经提醒,太微也想起来这件事情了:“百花露只是小玩意而已,不值一提,我还以为你当时就是随口一说的。”荼姚听了,很不服气:“我堂堂鸟族公主,说话自然是算话。喏,给你的,收好了。”说罢就把礼物硬塞给了他。太微也很好奇是什么,拆开发现是一枚做工精湛的戒指,金黄戒面,镂空花纹,龙身缠绕,抚摸上去能清晰感到火系的力量。荼姚看到太微貌似很喜欢,也就放心了。太微抬头认真的跟荼姚说:“这礼物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。”荼姚傲娇的说:“我让你收,你就收。”说完不管太微就走了。


另一边,廉晁等了很久,都没有等到礼物,忍不住跑去问荼姚,荼姚感到莫名其妙。廉晁好奇那为什么之前问这么多,荼姚下意识的不想让他知道,便岔开了话题。期待了这么久,结果是一场空,廉晁很是失落。




(PS:太微与花神的分手,倒计时2,鼓掌👏🏻!撒花❀!)

帝后CP的情缘



天帝天后下凡啦~~



再续情缘

柔美的周芷若X三少爷谢晓峰



再来个进化版

峨眉掌门灭绝X昊天第一强者柳白



我发现我又迷上周芷若和谢晓峰这对了,又都是二位老师的经典角色,颜值巅峰~~

按捺不住躁动的心,脑洞太多~~~

前言—太微的梦3

何中华老师的盛世美颜在上


周海媚老师的花容月貌在下


我将继续坚定不已的走在帝后CP的路上,绝不改变。




既然答应了要帮荼姚的忙,太微自然照做去监督廉晁。不过,太微存了一个私心,他不想告诉廉晁这是荼姚的意思。


为了监督廉晁,太微随意找了个由头,天天的跟廉晁去翼渺洲修炼。可这样一来,碰到荼姚的机会便大大的增加,似乎他早忘记自己曾经做过这一世要远离荼姚的决定。


每天看着荼姚为廉晁的不长进而生气,而廉晁为了哄荼姚各种的耍宝,二个人的打情骂俏,让太微觉得异常的刺眼,莫名的火大。曾几何时,荼姚也是十分喜欢这样向自己撒娇,尽显女人的娇媚。可又是什么时候,二人渐行渐远,贵为天帝天后,空有夫妻之名,却早已名存实亡,二人基本都不会踏入对方的宫殿了。


在翼渺洲待的时间长了,跟荼姚也渐渐开始熟悉。闲暇之余,太微也会和荼姚一起下下棋。俗话说棋意如人,一点也没错。梓芬的棋意温和细腻,下着可以修身养性。但对太微而言,时间久了难免乏味。而荼姚的棋如同她的人一样,攻击力十足,步步紧逼,如同沙场上的将领一般勇往直前。却能激起太微原始的野性,燃起太微高昂的斗志,与荼姚下棋,当真畅快淋漓。


其实太微自己都难以想象能与荼姚心平气和的接触,而且,相谈甚欢。可在他原来的记忆里,为什么满满的都是与荼姚的争吵和冷言相对,二个人若不是在人前要装恩爱或真有政事商量,都不会交谈,转身就走,各回各自那冰冷的只有一个人的宫殿。但其实荼姚与自己在很多的看法意见上都极为相似,甚至还能完善的更好。太微逐渐的想起过去,是啊!荼姚一直都是最懂自己心思的人,很多话都不用明说,她便知道怎么做,为自己铲除异己,助自己稳固帝位,帮自己消灾挡业。太微早就已经习惯了每次都是他做好人,彰显天帝仁德。而荼姚呢,却背负了不修德福,狠辣善妒等诸多骂名。现在想来,竟是满满的心疼。


太微发觉,自己有些无法面对荼姚。看着她,想起过往的一切,总是自己不厚道。可若要弥补,自己已经决定将爱情给梓芬,没有办法补偿荼姚。太微想了想,从今以后,对荼姚好一点,竭尽全力的让她开心吧。(PS:爱情不是你决定给谁就谁的,要从心出发)


而荼姚,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这位天界二殿下。相比廉晁,太微相对比较低调。原来在荼姚的印象中,只有他的俊美和温润,其他的并不熟悉。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荼姚发现,他不但修行上极其认真刻苦。而且文采飞扬,博闻强记。荼姚作为一只高贵的凤凰,从来都很欣赏做事认真,强大的男人。况且,她发现在一些观点上,自己都要和廉晁争吵,而太微就不用了,因为他的意见向来极其符合自己的心意。就连平时下棋,也不会像廉晁一样一味的附和自己,让自己,一点意思都没有。太微是很认真的与自己对战,绝不敷衍。即便自己输了,冲他发脾气,他也只是温和的微笑,等自己气消再谈论刚刚棋局中的问题,让荼姚感到舒畅。


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。在翼渺洲待了数月,太微不可能再赖着不走了。便与荼姚廉晁告别,准备先返回自己的宫殿处理一些政务再去花界看梓芬。可不想,刚走到宫殿门口就碰上了洛霖。太微笑道:“你怎么来了,有事吗?我还打算处理完事情就回花界陪梓芬呢,待会一起回去吧。”洛霖面色凝重,但还是顾及天家颜面,不想在门口争吵,就强行拉着太微进入宫殿。太微心里一紧,直觉不好。还没问呢,洛霖就忍不住的发问:“你这几个月在翼渺洲想必过的不错吧,时不时还有鸟族公主陪伴,相当的潇洒啊!”太微眉头一皱:“洛霖,你这是何意。我在翼渺洲主要是修行。又不是就我和荼姚二个人,还是大哥在呢。”洛霖冷哼了一声:“是吗?那这么会传出你与那个鸟族公主关系亲密呢?听说还时常对聊下棋啊。”太微愣了一下,仔细想想,在与荼姚熟悉以后,的确经常性的跟荼姚谈天论地,没办法,就是谈的来。而且,作为曾经的夫妻,太微习惯荼姚在自己的身边,所以一点也没感觉到异常的亲密关系。不过,为了梓芬,太微必须低头:“洛霖,我跟荼姚没什么,只是比较谈得来。我对梓芬的心意你还不了解吗?”洛霖沉下了气,警告般的语气对太微说:“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,记住,如果你伤害了梓芬,我一定不会对你客气的。梓芬因为这件事情正伤心呢,你好好的去安慰她吧。”太微:“放心,我会向梓芬解释清楚的。”洛霖听后,便独自离开了。可太微心中却极度不满,自己与梓芬的事情,关洛霖什么事,管的也太宽了吧。不过,太微还是尽快的处理完政务就回到花界。果然,桃花树下,正在荡秋千的梓芬神色凝重,郁郁寡欢。太微叫了她一声,梓芬抬头看到后就转身离开。太微连忙追上抱住梓芬不放。梓芬:“你都有那个鸟族公主了,你还来找我干什么呢!”太微看着伤心的梓芬,心都疼了。“你误会了,我和荼姚没什么的,真的只是闲暇之余随便聊聊。我的心里从来都只有你,我又怎么会想其他女人。”梓芬在太微的甜言蜜语下,还是原谅了她,重回太微的怀抱。


夜晚,太微看着天上繁星,心中不禁感叹,即便清冷如梓芬,看到自己与其他女人只是接触,原来也是会吃醋的,也是希望自己的男人一心一意的对待她。(PS:我很好奇,要是梓芬还活着,知道最后洛霖和临秀在一起了,会怎么想,我才死了4千余年啊)那荼姚呢,本就身份高贵,性如烈火。嫁给自己后,不但半分没有得到应有的爱情与尊重,自己还动了废后之心,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她,将她逼成了手段残忍的妒妇。可笑,在婆娑地狱时候,自己还义正言辞的指责她。


太微感觉,这一世,有太多的变化,其中最大的改变就是:自己重新认识了荼姚,也逐渐的开始明白。但是,这种明白,让太微很不开心,有点心虚,有点慌乱,还有他不想承认的后悔。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很喜欢看如此活泼的荼姚,无论是欢笑,怒火还是娇纵。太微开始质疑,自己这一世的选择真的对吗?


基于实在是太爱,爱,爱,何中华老师的盛世美颜,完全下不了手。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,决定要想尽办法的洗白他。


我是坚定的帝后CP党,无法容忍他们的分离。


我要走小甜文路线,圆自己的梦想,将太微打造成二十四孝好老公。看着他们腻腻歪歪,甜甜蜜蜜,气死所有单身狗,天大地大,老婆最大。这就是我的理想。


重新调整思路,开工~~~

小剧场

即便太微不得人心,可我还是要吃。


写个小甜文,暖暖心,再给太微拉拉票,我是坚定的帝后CP党!!!




晚上睡不着,做梦都在想剧情的我


上班都在努力码文的我


随时随地都亢奋不已的我


已经无药可救了,死在帝后坑里算了






话说,有一天,在花园里散步的二人,结果因为政事,太微一不小心惹火了荼姚,荼姚气愤的转身就想走。




太微又怎么会放手呢,一拽将荼姚圈在自己的怀里,壁咚在树下。荼姚挣扎不开,上挑的凤眼怒视着太微:“放开!”可太微眼中含笑的看着荼姚“好,好,好,别生气了,我都依你。哪里有什么事情比的上你重要,要是气坏了宝贵的凤体,我可是要心疼死的。”磁性的嗓音,略带轻佻的语音,宠溺的语气,让荼姚的心脏忍不住的加速跳动。一只手缓慢抚摸上了荼姚的脸庞,温润的掌心轻柔摩擦着光滑白皙的皮肤,替荼姚染上了一层艳丽的红晕。




荼姚瞬间心软了,眉宇间的怒火早已散去,眼里带着妩媚,甜腻的音色,撒娇般的怼他“陛下这张嘴,当真会哄人,死的都能说成活的。”太微笑意满满,划过脸庞,一手轻挑起荼姚小巧的下巴,眼神专注的看着她,温柔的说:“那,你喜欢吗?”荼姚被看的脸颊发烫,被圈住的身子在太微火热又带着强烈荷尔蒙的怀抱里,逐渐发软。可身为一只高傲的凤凰,怎么能轻易认输呢。荼姚撇过脸,轻哼了一声,就是不看他,但扬起的嘴角还是出卖了荼姚的心声。耳边传来太微低沉性感的笑声,太微将自己的嘴唇贴在荼姚的耳边,滚烫的呼吸让荼姚越发燥热。充满情欲的声音响起“那,以后我就哄你一个,好不好。”说完,含了含荼姚圆润的耳垂,又伸出舌尖挑逗了一下。自己的弱点被如此对待,刺激的荼姚终于抗不住了,主动将自己送进了太微的怀里,牢牢贴近他的胸膛。闷闷的说:“好。”太微顺势又在额头轻吻了一下,双手环绕抱紧了荼姚,二人相拥沐浴在午后的暖阳下。


PS:代入何中华老师的美颜,我血槽已空,猝死~~


前言—太微的梦2

看到有道友为太微洗白,实在是太开心,而且还是帝后CP套餐,不用多说,一句话:我力挺你。




说明:目前暂定6章,除非能想出新剧情。


在这篇前言里,我尽力保持剧情人物的性格(有时为了剧情需要没办法)。只改变太微一个,要的结果就是:他幡然醒悟,从此走在了宠妻路上。


太微:对荼姚的态度?就一个字:宠,宠,宠!!!










不意外,此次天魔大战,基本一切顺利,虽然还是艰苦,但没有自己与固城王的勾结,廉晁还是平安的回归了。



在九霄云殿上,众仙为是否接受魔界议和的事情争吵不休。大殿下廉晁觉得既然魔界已经投降,就没有必要赶尽杀绝了。不过,还有一些仙人则觉得魔界向来阴险狡诈,若等他们恢复过来,还是必成大患。太微在下面一言不发,既然决定不碰权利,那就没有必要当出头鸟了。可惜,他的父帝,现任的天帝听不到太微的心声,点名要他发言。太微无奈,只能迎合廉晁的意见。下朝后,太微被父帝叫住,问了一些最近的生活状况,太微连连称好。




出宫门后打算回花界的时候,发现荼姚和廉晁竟然在争吵,确切说应该是荼姚火冒三丈的争吵,廉晁一脸平和无奈带着讨好笑意的听,偶尔说几句。太微停下了脚步,就站在不远处,这样的荼姚倒和自己记忆中的有点像了,太微不自觉的嘴角上扬,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。也许是站的位置距离太近,也许是他的目光过于专注,廉晁发现了他,招了招手让他过来。太微只能慢慢走过去,微笑的说:“老远就看到你们在争吵,这是怎么了,大哥你也不让着荼姚一点。”荼姚一听,满意的笑笑,转头就跟太微说:“还不是这次的天魔大战,这么好的机会,能一举击败魔界,他偏偏同意议和,放任魔界,如此不知上进~~”荼姚越说越气,廉晁也无奈,实在不知道怎么劝。太微心思一动,淡然的跟荼姚说:“这次大战,我天界表面看来兵力强盛,魔界不敌。可魔界能与天界抗衡这么多年,又怎么会只有这点底子,若再深入魔界,一方面会粮草不足,另一方面,魔界地势诡异,容易被伏击。还有,即便此次真的依靠兵力击破魔界,那天界本身也会元气大伤,没个千万年恢复不了,那鬼界和妖界真的会乖乖的待着,不会出兵来犯嘛?”荼姚一听,想想也有道理,逐渐的冷静一下了,有些意外的看着太微。廉晁看荼姚已经恢复常态,心头一松,谢天谢地。




荼姚接受了太微的说辞,不过指望荼姚安慰廉晁那是不可能的,便高傲的走了。廉晁长叹一口气对太微说:还好你在,有办法能说服荼姚,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”太微应付着说了一些兄弟和睦的话,便走了。




在花界的日子,当真风花雪月,一派祥和。每日陪梓芬照顾花草,抚琴吹箫,吟诗作对,共赏山水。有时还是四个人一起,洛霖弹琴太微吹箫,梓芬临秀双人舞剑,没有权利纠纷,没有勾心斗角,更没有阴谋暗算,生活平静,自在自乐。虽然知道洛霖是君子之风,但是男人还是了解男人的,从他的眼神中还是看的出对梓芬的爱慕,可临秀却爱着洛霖,不知他们二个能否走到一起。



太微如今已经尽量避免去九霄云殿了,不过,身为天界二殿下,职责所在,难免还是要处理一下政务。




走在前往自己宫殿的路上,迎面就碰上了荼姚。太微还在考虑是直接擦身而过,还是出于礼貌,客气的打个招呼。想了想,自己这一世又没招惹她,不用这么怕她,还是保持平常吧。打定主意,太微还没说话,倒是荼姚率先开口:“太微,嗯,正找你有点事~~~”太微心里咯噔一下,有点心虚,面上平和:“哦,什么事情?”荼姚指了指后方的花园:“到那里去说吧”说完,就不管太微同不同意直接迈步前往了。太微无奈,这脾气,还真是一如既往。




天界花园虽比不上花界的品种繁多,百花争鸣。但却更显雅致奢华。依着秀丽的假山傍着清澈的小溪,亭子内,太微荼姚对坐在石桌前。荼姚突然有点不好意思了,没有开口。太微不急,行云流水般的给荼姚递了一杯茶,温和的说:“这是花界特酿的百花露,味道清香怡人,女孩儿应该喜欢喝的。”荼姚一听,挑了挑秀气的眉毛,接过茶杯,小酌了一口,瞬间眼前一亮。弯弯的眼睛,灿烂的笑容:"味道的确不错,没有你,估计我还喝不着呢!”太微看着这样的荼姚,下意识的说:“你若喜欢,就都送于你吧。”荼姚“如此珍贵的茶,怎么好意思啊!”太微:“无妨,这茶本来就是给女孩儿喝的,而且还能调理内息,尤其适合凤凰。”荼姚见此,加上自己的确喜欢,也就不推辞了,笑眯眯的收下了。




到现在,二人的气氛算是融合下来了。荼姚开口说:“其实,我是想请你帮个忙。”太微诧异,他不觉得这一世,二个人有怎么好的交情。“怎么想到找我的,为什么不找大哥帮忙呢?”荼姚微微红脸:“其实,是有关廉晁的。”荼姚正了正自己的身姿,认真的对太微说:“廉晁他是这天界的大殿下,未来的天帝,可是,这几天,连师尊的修炼都在偷懒”荼姚说着说着就越发火大:“所以,我想让你能监督一下他,不要整天的不务正业,无所事事的过日子,一点都没有进取心。”太微听后,有一种自己都无法言明的情绪:不爽,不爽,很不爽。什么时候荼姚这么关心自家大哥了。尤其,荼姚正拿着一双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,却为了别的男人。太微不断的暗示自己:荼姚已经和自己没有关系了。自己已经有梓芬了。但那莫名其妙的酸意与不甘,压都压不住。(PS:这就叫吃醋,让你不珍惜)一向自控能力极强的太微,脸上已经露出了不高兴。荼姚不明的问:“你怎么了?”太微强行微笑,非常违心的说:“没什么,我可以帮忙,不过,有没有效果就不知道了。话说,大哥如果知道你这么关心他,一定高兴坏了。”荼姚不亏是只凤凰,随时随地的傲娇:“谁关心他了,我只是看不下去而已。”如果以前,太微会很不喜欢她的高傲骄纵,不过,今天不知为何,看着特别顺眼,她本该如此。荼姚见事情谈成,便起身告辞了,临走时,突然转身,笑着说:“谢谢你的茶,回头我也挑件宝物回赠你。”太微“好,我等着。”




荼姚走后,太微没有立即回宫殿,而且继续坐在亭子里,看着遗留的茶杯,一向机敏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,突然有点心慌,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。坐了许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,太微叹了口气,转身回宫殿了。不想了,以后,总能明白的。(PS:保证你永生难忘)

前言 太微的梦


实在憋不住了,第一次写文,文笔差,没这天赋。




说明:


1.我是绝对坚挺帝后原配CP:太微X荼姚




2.虽然中华叔的盛世美颜让我沉迷,不过,太微太渣了,不拿钝刀慢慢磨,让他   感同身受,真心悔改,都对不起自己看婆娑地狱那段时流的眼泪。


所以,虐妻一时爽,追妻火葬场。




3.私心认为,太微对梓芬,是有爱恋了。不过,正是因为在最深的爱恋时,为了   权力放弃了,本就心中有愧。后又马上仙逝了,从此更是白月光,心头痣,无限放大其美好的地方,爱而不得,变成了执念。




而荼姚,正好相反,荼姚可以说是爱惨了太微,没有人比她更爱了。


所以,被爱者太微有恃无恐,肆意享受消耗她的爱意,将一只高傲的凤凰生生的蒙灰抹杀。



从理论来说,太微从来就是一个有心计有手段有野心的人,小白花梓芬,并不适合他,只有荼姚才是标配。不过,要让太微醒悟,只能让他亲身经历才知道什么是理想,什么是现实。




综上所述,太微,呵呵,让你作天作地,好好感受一下,醋是什么味道,痛又是什么感觉。



剧情顺序会有所改变,实在记不住了~~














当日,夜神大婚之时,在九霄云殿上润玉的突然反叛,旭凤的意外身死让太微心痛至极,不惜自毁元神挽救旭凤的一魂一魄,导致天帝陛下太微身死魂灭。




太微死后,原本因消散在天地之间,可到底是被天道所眷顾的黄金龙族,魂魄强大,最终坠落在幽冥界的最深处游荡。




昏暗压抑的天空,广袤无边的空间,焦黑的土地,静寂无声,连个魂魄都没有,更不用说人了。有的只是静静流淌的黄泉,不但刺骨冰冷,而且连灵魂都能被消除。一个人,缓慢的走着,没有尽头,漫无目的的行走。终于,太微不想再走了,找了一处岩石边,看着黄泉,一遍又一遍的不断回忆自己曾经的龙生。




渐渐的,他突然发现,自己死的时候,有不甘,有可惜,有失望。而脑海里竟然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念想,若不是自己反复回忆,都察觉不到。他,太微,竟然在担心,他死后,在婆娑地狱的荼姚怎么办。她与润玉势如水火,润玉恨她入骨,一定不会轻易要她的命,而是折磨她!这不是太微所希望的,虽然自己并不爱她,但说到底是自己有负于她,有愧与她。太微一遍遍的回忆过往,这数万年间,自己执着的沉迷于对梓芬的愧疚,后悔中,可荼姚才是那个真真正正一如既往爱自己的人,在婆娑地狱,荼姚说的并没错,她做了那么多天怒神恶的事情,大部分原因都来自自己,因为自己的忽视,自己给不了她要的爱情。


可如果再有一次呢?再有一次,自己是放下权利与梓芬在一起?还是真的放下梓芬,与荼姚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呢?






在黄泉河边,没有日月更换,感受不到时间交替,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,太微一次又一次的重历龙生。经过了无数的可能性,最后,选择了一条自己认为最正确的可能:那就是放下对权利的欲望,与梓芬在一起,琴棋书画,红袖添香,月下舞剑,恩爱绵绵。




可惜,在花界里,众人还是比较支持洛霖。不过情场如战场,太微巴不得洛霖隐忍不发,才不会关心他的暗自忧伤。而是努力的博得梓芬的欢心,哪个女孩能抵挡住太微的情感攻势,很快,如同上一世一般,梓芬最终爱上了太微,二个人正式在一起了。(暂时让你得意会)




时间转眼即逝,无法避免的天魔大战还是来了,依然由大殿下廉晁带兵出战,这次,没有自己的干扰(让你作~),水族没有隔岸观火,同样也出兵援助了,天界的战队空前的强大,太微心里依然有着那团战火,想着,如果是自己领兵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不过,随后,自嘲的笑了笑,即已经做出了选择,身边有了后悔愧疚了一生,自己深爱的女人,就不要再多想了。






出战前,太微见到了还是鸟族公主的荼姚。虽然自己一再的躲避,但,还是见面了。




既熟悉又感到陌生。她一如既往的高傲蛮横,目中无人,身为凤凰一族,她的确有着尊贵的身份,可以高高在上。凤凰族个个都是好样貌,荼姚身为公主自然不差,还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不过,太微发现自己记忆里只记得荼姚的强势锐利,阴狠毒辣,手段残忍,小肚鸡肠,完全没有容人之度。现在的公主荼姚,却是张扬明艳,年纪尚小的她,雍容不足,却娇媚非常。如果比喻梓芬如同这天上的月光,水中的白莲,清冷圣洁,遗世而立,让人不敢亵渎。荼姚就是那正午的阳光,带刺的玫瑰,娇艳的脸庞,美的很有攻击性,无法让人忽视。随性的脾气,放肆的笑容,显的她是如此的热情活力,如熊熊烈火般吸人眼球,真正是只高傲的火凤凰。




太微不由自主的惊艳一下,却陷入了沉思。(你个颜控)与荼姚夫妻多年,自己真的没有在意过她,所以,完全不知道,究竟什么时候,活泼的她冷静了,本应张扬明艳,毫无忧愁的她中掺杂了郁郁寡欢,心思沉重。曾经爱笑的她,依然笑的高傲,只不过,没有了欢乐,只有苦涩。太微越想,对荼姚的记忆越发清晰明朗起来,他发现,自己明明什么都记得,可为什么之前就是没有发现呢?很简单,在太微的心里,荼姚就是一个高傲要强的女人,绝不示弱。不像梓芬,那么柔弱,让人从心底里想呵护。太微忘了,正如荼姚自己所说,高高在上的天后也是一个女人,一个妻子。


太微看着如今无忧无虑的荼姚,身边那个一心一意爱着宠着护着的大哥,无视自己心里泛起的一丝波动。(呵呵,别急,这仅是开始)希望,这一次,荼姚有廉晁的陪伴,能幸福快乐,得到她想要的爱情。


而自己,有了心心念念的梓芬,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。


出阵时,百官送行,太微也上前祝大哥旗开得胜,一举收复魔界。廉晁笑笑,说只要天魔两界能和平共处,就皆大欢喜了。太微面上平和,心中却叹息,此次兵力强盛,又名正言顺,这么好的机会,大哥竟然只是想各安一方,当真可惜。在一旁的荼姚可不管,直言廉晁没有志气,太得过且过,却太微的想法不谋而合,太微没忍住隐晦的看了荼姚一眼。廉晁支支吾吾半天,貌似很随意的笑着问荼姚:“若我这次顺利的出征归来,你就把寰谛凤翎送我吧,如何?”荼姚骄傲的说不能。廉晁苦笑连连。






廉晁走后,太微看着即将离开的荼姚,鬼使神差的叫着了她,这是此生,太微第一次面对面的与荼姚说话,一时间,仿佛有千言万语,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太微反而沉默了。荼姚等了会,见太微只是看着她,不说话,不耐烦了:“你有什么事,倒是说啊,不说我可就走了。”太微突然找回了自己的声音,就问了一句:“为什么不给大哥你的寰谛凤翎,大哥对你的心意,应该挺明显的”。荼姚明媚的脸庞红了一下,想了想拿下了自己的凤翎,抚摸着说:“这寰谛凤翎每只凤凰只有一根,唯一的一根,我又怎么能轻易给出,只有这世上最好的人,才值得!”荼姚一脸的傲娇。




太微连荼姚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,心里的震撼让他无法顾及身边事了。是啊,寰谛凤翎,每只凤凰只有一根,无比珍贵。可当年,自己都没有开口,荼姚就主动送上了自己的凤翎,就是因为在她心里,自己是这世上最好的,值得她真心付出。可太轻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,即便心中知道其珍贵性。大哥求而不得,自己轻易得到,但却糟蹋了。(现在才知道,晚了)






望着身后那气势宏伟的九霄云殿,这里是权利的象征,至高无上的存在。自己当年就被迷花了眼,可太微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是个有野心的人。






回到花界,看着在花丛中精心浇灌花朵的梓芬,看着她,自己感到了心境平和,岁月静好。罢了,人从来都是有得有失,这一次,就跟梓芬甜甜蜜蜜的过日子吧,天帝之位,自己也当过了,不想了,太微不断的告诉自己。




水波粼粼,花香四溢,凉亭间,太微无意的与梓芬说起了这次出征与廉晁的想法。梓芬觉得很对,大殿下性情温和,仁厚心善,将来会是个好天帝,六界能保持现有的平衡,大家都平和度日就好。太微微笑的看着绝美的梓芬,单纯善良,不通世事,当真可爱,自己一定要守护好她的纯真。但心中不知为什么还是有一丝不甘与失望,想起出征前荼姚指责廉晁的话语,忍不住对比了一下,如果是荼姚的话,应该会无比支持自己的决定吧。(是个人,都会有对比,看你坚持多久,千万别后悔哦~~)


回顾了一下帝后在婆娑地狱的对话


1. 虐死我了,大晚上又奉献了一堆泪水

2. 中华叔的盛世美颜也拯救不了太微的   渣了。

(可我又不得不吃,宝宝心里苦~~) 

 



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帝后原配CP


舔屏!!腾山长老的盛世美颜~~~



PS:完全控制不住自己想修图的手,有点重复请见谅